028期平特一肖:第103章:跟他離婚

一秒記住【3Q中文網 香港平特一尾高手论坛 www.fpwcf.icu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陸政慎下樓,正好碰上陸江長。

    老孫扶著他,準備去坐電梯。陸政慎主動上前,扶住老爺子的手,同他們一塊過去坐了電梯下樓。

    老爺子的狀態看起來不容樂觀。

    陸政慎說:“爺爺,您現在最重要是養好身子,有些事兒,不用親自去管?!?br />
    “放心,我還能撐一些日子。醫生說好的話,還能撐個一年,說不定還能看到你兩個孩子會走路?!畢氳攪礁鐾尥?,陸江長臉上的笑容溫和,而后用力的捏了捏陸政慎的手,側目看過去,“好好對溫暖?!?br />
    “我知道?!?br />
    “嗯?!?br />
    電梯很快到了一層,客廳里,就只有姜婉竹的哭聲。

    陸江長過去,陸白霆立刻起身,把位置讓給老爺子。

    姜騰微的坐直身子,倒也禮貌,“陸老爺?!?br />
    陸江長微微笑,一雙黑眸,仔細將他打量了一遍。其實他對姜騰的印象還是很不錯的,一直以來都沒有借著姜婉竹的光占便宜,更沒有因為跟陸家沾親帶故,而在外面耀武揚威。

    是一個很懂得分寸的人。

    “騰博公司是你一手創辦的?”

    姜騰垂著眼,點頭,“是?!?br />
    “小有名氣?!?br />
    “不足掛齒?!?br />
    陸白霆輕哼了一聲,說:“還不是借著陸家的光,要不然你赤手空拳,做得到那么大?現在這爪子都伸到我們陸家來了,可見其野心?!?br />
    姜騰看了他一眼,說:“我用不著沾你們陸家的光,公司現在的成就,是我這么多年努力打拼下來的結果,這外頭有多少人知道我妹妹是你的姨太太?說實話,我還真沒這個臉面對外人說這件事?!?br />
    姜婉竹坐在旁邊小聲的啜泣。

    陸白霆冷笑,“你現在自然是這樣說,那你倒是給我解釋一下這個音頻里面,那個女人說的話是個什么意思?我也很想知道,我身邊這個兒子,究竟是我的兒子,還是你的兒子!”

    “婉竹進門之前,給阿政做過親子鑒定,是不是你的兒子你自己心里應該清楚。這個音頻是從哪里來,怎么來的,我不知道。但我可以肯定的是,當初那對雙胞胎,就只剩下阿政一個,什么找人來代替阿政,都是無稽之談。試想,這世上會有一模一樣的人么?怎么可能一樣到你們都認不出來?!?br />
    姜騰說的斬釘截鐵,神色鎮定,一雙黑深的眼,與陸江長對視著,不慌不忙。

    陸江長咳嗽,老孫送了水到他嘴邊,他喝了一口,依舊和顏悅色,說:“我今天找你回來,最主要的目的,僅僅只是想問一問當年的事兒,還有雙胞胎的事兒。我相信阿政身上流著我們陸家的血,是我們陸家的子孫無疑?!?br />
    “雙胞胎就只活了一個,當時代孕母親身體不是很好,另一個出來的時候,身體弱,很快就沒有呼吸死了。我也不想讓我妹妹為此傷神,就擅自做主,把遺體處理了?!?br />
    姜騰微微嘆了口氣,說:“我知道我妹妹在這個家里沒有什么地位,一直被正妻欺負,我一直不吭聲,是因為她的存在本來就不合道德。她自己知道做人家小是怎樣,就應該受著,所以即便她哭天搶地,我也不給她出頭??上窒?,你們是不是太過分了一點?”

    “一盆盆的臟水往我妹妹身上潑,這是想做什么?是想把他們母子兩個掃地出門?還是想要趕盡殺絕?如果是這樣,我可以接他們回去。陸家少爺,陸家二姨太這種名頭,對我來說值不了多少錢。與其在這里天天以淚洗面,倒不如離開?!?br />
    “我還記著前一陣,溫暖和阿政差一點死在綁匪手里。這事兒應該是大太太做的吧?可到現在為止,我也沒見著你們做任何處理,如此看來,到底是我們人微言輕,沒有背景,就活該挨打。哪天,人死在這宅子里都不知道是怎么死?!?br />
    他目不轉睛的看著陸江長,

    陸江長淡淡的笑。

    陸白霆是看不慣他,裝腔作勢,典型得了便宜還賣乖。

    他說:“你不要顧左右而言他,現在說的是音頻的事兒。我已經讓人去找當年那個代孕的女人了,等把她找出來,一切就能真相大白。在沒有找到她之前,你說再多都是狡辯?!?br />
    “還有,在沒有找到這個女人之前,我們都有理由監視你的一舉一動。你若覺得自己清白,不如就留下來,或者幫我一塊把那個女人找出來,免得浪費我們大家的時間?!?br />
    姜騰沉默了幾秒,點頭,道:“如果你們覺得方便,我可以留下來,等你們找到那個女人為止,還我清白?!?br />
    陸江長緩緩和了氣氛,說:“其實不用這么麻煩,我對你充分的信任,但為了堵住悠悠之口,有些事兒我們必須要做,并且還要找出偽造這個音頻的幕后黑手。這樣,才能真正洗清你們的清白?!?br />
    他長嘆一口氣,“我這老頭子,兩只腳都已經進了棺材,就差蓋板了,我這心里還有什么愿望?唯獨就是希望家庭和睦,家和萬事才興。所以有些事兒,我不想鬧大,我想給大家一個機會??扇緗窨蠢?,縱容包庇,并不能讓人反思己過,反倒只會助長不正之風。所以,之前發生的一樁樁一件件,到最后我都會一筆一筆的算清楚?!?br />
    “總歸在我死之前,這個家,得是干干凈凈的?!?br />
    此話一出,姜騰稍稍緩和了態度,垂了眼。

    姜婉竹說:“哥,爸還是明白事理,不會冤枉人的?!?br />
    他勉強的扯了一下嘴角,點點頭,說:“我知道。陸家老爺子為人正直,剛正不阿,視為典范人物。是很多人的偶像和榜樣,自然也是我的榜樣?!?br />
    陸江長笑著擺手,“榜樣不敢當,我也只是做事問心無愧罷了。你要是真不介意,不妨在家里住幾天。=”

    “也好?!苯詰故敲揮芯芫?。

    陸江長擺擺手,對姜婉竹說:“去給你哥哥安排個房間?!?br />
    “好好?!苯裰癲戀裊搜劾?,高高興興的叫了蔣媽去準備客房。

    陸白霆起身,說:“我有事,要出去一趟,晚上就不回來了?!?br />
    陸江長看他一眼,沒有多言。

    隨后,陸白霆就出門了。

    陸江長身體狀況不佳,沒有坐太久,就回房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陸江長走后不久,陸政慎領著姜騰去看房間。

    “是你抓了杏朵?!?br />
    陸政慎走在前面,沒有回應。

    姜騰肚子里憋著一股氣,“你要我說的,我都依著你的要求說了,是不是可以把人放了?”

    他依舊不語。

    姜騰皺眉,停住腳步,一下將他拉住,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你把鏡淮弄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舅舅,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?!彼慕挪鉸呂?,最后站住,轉過身,淺淺笑著,與他說道:“更何況,隔墻有耳,說的多錯的多?!?br />
    姜騰抿了唇,與他對視片刻。

    姜婉竹準備好房間出來,正好瞧見兩人站在樓梯上,便喚了一聲,說:“你們兩個站在那里干什么呢?房間收拾的差不多了,你來看看還有什么需要的,我這就跟蔣媽出去買?!?br />
    娘家人來家里住,這是頭一遭,不管是什么原因,姜婉竹還是高興的。

    總歸說話都有了底氣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,我去云鏡給你收拾一下,帶一些回來?!?br />
    “不用那么麻煩,我這邊有行李,里面的東西夠用?!?br />
    姜婉竹跑下來,挽著姜騰的手,帶著他去了客房。

    姜騰回頭看了陸政慎一眼,說:“阿政,你一起過來,我還有話要跟你說?!?br />
    “我不走?!?br />
    他跟著過去。

    進了房間,姜婉竹把蔣媽打發去照顧林溫暖去了。

    房間里就只剩下他們三個最親的人。

    姜婉竹心里也有一肚子的疑問,“哥,到底是什么情況?”

    這里沒有旁人,姜騰看著陸政慎,眼底含著慍怒,“阿政,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,但你現在在做的事兒,并不可取。鏡淮是你的同胞兄弟,杏朵也算是你的母親。你不在的這幾年里,全靠鏡淮的幫助,你才能站穩腳跟,現在你回來,我們都很高興,你也看見了,鏡淮根本就沒有想要搶你的一切,他自愿把這個身份還給你?!?br />
    “這幾年你在外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兒,我們不知道,可這幾年,我們沒有一天攜帶,一直在打聽你的消息,想要找到你,希望你回來。鏡淮也極力的在查找真相,想要為你報仇,幫你在陸家占有一席之地,幫你安撫你的鶯鶯燕燕。原本,他自己也有很好的工作,平安喜樂的生活?!?br />
    “他是為了你這個哥哥,努力的成為了你的樣子,盡量把一切做到最好。阿政啊阿政,你到底在想干什么?!”

    陸政慎隨手摸出一包煙,抽出一根,捏在指間把玩。

    流落在外面的這幾年,他一絲都不想回憶,短短幾年,他嘗盡了這個世界的惡,受盡了折磨和苦難。能留著這條命回來,實屬不易。

    他抬眼,淡淡的掃了姜騰一眼,說:“放心,我不會傷害他們?!?br />
    “其他都不要說,先把人放了,我要見到他們?!?br />
    “很快你就能見到,不著急?!?br />
    姜騰看著他,能明顯感覺到他變了,從他回來的那一晚,他就感覺到他跟以前不一樣了,整個人變得沉郁,眼神是冷的,冷的好像對這個世界都沒有好感。

    姜婉竹多少有些聽明白了,她突然想到一個問題,一個她一開始一直忽略的問題,她默默起身,走到陸政慎的身邊,“阿政,這幾年,你在外面到底發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略微抬了視線,側目看過去,眼神里透著一絲嘲諷,說:“不需要知道,我還能活著站在這里,就是沒事?!?br />
    “阿政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歡你們問太多問題,你們只要按照我說的去做,就沒有任何問題。照樣還是過以前的日子,一切不會有改變??贍忝僑羰遣話湊瘴宜檔娜プ?,那就未必了?!?br />
    姜婉竹本想伸手去握住他的手,可當下不知為什么,她感到了一陣寒意,她甚至有點害怕,不敢多說一句,也不敢多問。

    默了一會,陸政慎將煙放回了煙盒里,起身,“舅舅剛回來,怕是還沒好好休息,我就不打擾了,溫暖那邊還要我照顧呢?!?br />
    姜騰:“你別傷害溫暖還有那兩個孩子?!?br />
    陸政慎停住,面上掛著笑,一臉疑問,“我為什么要傷害他們?”

    “總而言之一句話,你要是傷害任何一個人,我也不保證我會做出什么事兒!”

    姜騰說著,將手機重重的放在了茶幾上,算是落下了狠話,“你給我具體的時間,我要看到他們兩母子毫發無傷出現在我面前?!?br />
    陸政慎坐回去,看向姜騰,說:“舅舅,似乎沒有認真聽我說的話?!?br />
    姜婉竹覺得氣氛有些不太對,當即攔在兩人中間,說:“別說了別說了,你現在好好回來就行。你舅舅也累了,讓他先休息?!?br />
    她怕姜騰再說點什么,趕緊過去,拍拍他的肩膀,“哥,你累了,你先休息,我上去看看溫暖?!?br />
    姜騰憋著一口氣,卻也沒有多言,輕點了一下頭。

    而后,姜婉竹就拉著陸政慎往出走。

    可陸政慎卻沒有那么好糊弄,行至門口,他倏地一揚手,掙脫開了姜婉竹的手,轉身看向坐在沙發上的姜騰,說:“舅舅,我這人最討厭就是被人威脅?!?br />
    姜騰抬眼,陸政慎已然轉身,拉開門出去了。

    姜婉竹還站在門內,感覺到情況不妙。

    她想了下,還是先留下來,回到姜騰的身邊,說:“你說他這幾年在外面,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兒?還有,你當初為什么要騙我,說另一個孩子沒了?”

    姜騰心里有氣,壓低聲音,怒道:“不管在外面發生了什么,也不應該回來就對自己的親人下手!導致他車禍,讓他受到苦難的,不是他們。鏡淮是來幫助他的,不是他的敵人!如果不是鏡淮,你以為當下你們還能在這個家里立足?老早就被掃出門去!還等得到他回來,在這里耀武揚威的?”

    “可他勢必心里也有苦楚。哥,你也是看著他長大,他在這個家里受到的苦,你應當都看在眼里。知道他有多不容易,原本他可以很好的,當初上學的時候,他那么好,前途一片光明,不管是老爺子還是陸白霆,都對他另眼相待。是我沒有?;ず盟?,讓他被有心人帶著,誤吸了毒品。那之后,他才變的,他變得跟那群狐朋狗友一樣,吃喝玩樂,可即便如此,我也知道他的心是好的,他是故意讓自己變得頹廢,等他再大一點,有了能力,他就自己開公司?!?br />
    “他做什么,都是想讓我在這個家里能好一點。他不是壞孩子,哥,你不能這么偏心。我不知道那個孩子是什么樣的,但阿政是個好孩子?!?br />
    姜騰閉了下眼睛,深吸一口氣,“我知道他不容易,他做的一切我也都看在眼里,我也心疼他。你也說我是看著他長大,我對他的感情不比誰少,我只是希望,他不要偏離正道。你明不明白?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,可他現在的情況,你覺得你說那些話有用么?他只會覺得你們都只是關心另一個,他回來以后,你問過他這幾年在外面發生過什么,遭遇過什么么?”

    姜騰沉默,確實,對他的關心不夠。

    姜婉竹說:“連我都沒有問,我們這些最親的人,哪一個真正的關心過他?他當時出了車禍,失蹤不見,他回不來,他有多無助?哥,別一上來就怪他,覺得他變了,就只想著另一個?!?br />
    她無奈的笑了一下,“說不定他心里還怨恨,為什么當年你擅自留下的那個人不是他?!彼а?,靜靜看著姜騰的眼睛,問:“那個孩子,是不是過的很好?”

    話音落下,姜騰沒有立刻回答,只是沉默,沉默良久,才輕點了一下頭,說:“岑杏朵是個挺努力的女人,拿錢離開以后,她自己創業,做了個服裝公司,生意經營的很不錯。比不了陸家,但經濟也算是上層,衣食無憂。那個孩子跟她姓,叫做岑鏡淮,她養的很好,教育的也很不錯?!?br />
    “一直以來確實順風順水,軍校畢業,原是該待在部隊里。但因為阿政的事兒……”他嘆口氣,無奈的搖搖頭,“反正杏朵是恨死我了?!?br />
    “我現在也有些后悔,真的不應該把鏡淮拉進來?!?br />
    姜婉竹看著他,“所以你不結婚,是因為這個女人么?”

    姜騰頓了下,斜她一眼,“你聽的重點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當初她懷孕,是你親自照顧的,你這么自愿幫她留了一個孩子,你是愛上她了?”

    姜騰咳了聲,面色微變。這姜婉竹傻的時候挺傻,對情情愛愛這種事兒,倒是挺靈活。

    姜婉竹挑眉,“看來我猜對了?!?br />
    “行了,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?!?br />
    “現在這種時候,說什么都行?!苯裰褚幌倫泳桶閻魈飧?,“這么久了,你們沒結婚?結婚了吧!生孩子了么?”

    姜騰擰眉,不愿多說,“我要休息了,你上去看溫暖吧。我看他的架勢,怕是連溫暖和那兩個孩子也不會放過。鏡淮對溫暖有情,原本是說好了,等陸老爺子去世之后,要阿政跟溫暖離婚,然后鏡淮帶著溫暖和孩子回C市?!?br />
    他苦笑,“誰也沒料到,是阿政變了?!?br />
    他擺擺手,“走吧走吧,我要休息?!?br />
    他當下也擔心,岑杏朵被抓,他們的小女兒肯定也一塊被抓走了,還不知道會怎么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陸政慎回到房間時,便看到沈嫚露在房內跟林溫暖說話。

    兩個人看起來很融洽的樣子。

    他倒是沒有料到,沈嫚露還在陸家。

    沈嫚露對著林溫暖笑了一下,說:“那我先走了,還有事兒?!?br />
    她起身,從陸政慎身邊走過的時候,余光看了他一眼,兩人視線對上,只一瞬,便擦肩而過。

    等沈嫚露出了房間,林溫暖才問:“什么情況?”

    “沒事?!?br />
    陸政慎坐下來,揉了揉眉心,看起來有點累,并且看起來也不愿意多說。

    林溫暖也沒有追問,兩人沉默,氣氛沉悶。各自做自己的事兒,林溫暖不能長時間玩手機,她只看了一會,就閉眼休息。

    心亂如麻。

    剛才,陸政慎走后不久,沈嫚露就進來了。她倒是很直白,直接問了關于陸政慎的事兒。

    她說了很多以前跟陸政慎在一塊的細節,陸政慎待人處事的方式,就像是給她一個參考,讓她進行比較,然后來斷定眼下這個到底是不是真的陸政慎。

    不管怎樣,她能夠篤定的是,眼下這個,與她在乎的不是同一個。

    今晚,沈嫚露會約陸政慎出去,到底是什么情況,很快就能夠知道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,姜婉竹跟蔣媽一塊進來,帶了小心上來。

    林溫暖是準備親自喂養,出院之前就開了奶,但奶量不多,一次最多能吸兩百毫升。

    都存著,就等著孩子回來喂養。

    幾個女人聊著孩子的事兒,陸政慎就淡然的坐在旁邊,時而看看他們,時而低頭看看手機,似乎很有耐心的樣子。

    期間,溫玖容過來看了看她,也坐下來與她們聊了一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里,林溫暖睡下后,陸政慎便出門了。

    車子開到半道上,靠邊,停在一輛黑色賓利的后面。他下車,走到車子旁邊,敲了敲車窗,隨即車窗應聲降下,沈嫚露面帶微笑,看著他。

    這是他們曾經的約會方式。

    “你來了?!?br />
    陸政慎拉開車門,坐了進去。

    沈嫚露目不轉睛的看著他。

    陸政慎轉頭,對上她的視線,倏地揚起一抹淡淡的笑,“很久不見?!?br />
    這話的意思很明顯了,沈嫚露眸色微動,情緒微的翻動了一下,說:“音頻說的是真的?你什么時候回來的?”

    “不久之前?!彼焓治兆∷氖?,“跟陸政洵離婚?!?br />
    她抿了下唇,“那你呢?你什么時候離婚?”

    他捏住她的下巴,“不會讓你等很久?!?br />
    “還不夠久么?”她一下睜開他的手,轉開了頭,“還有馮梨薇和蕭蕭,你不是也承諾過她么?”

    “以后只有你?!?br />
    她頓了頓,側目看向他,兩人視線對上。那一刻,沈嫚露原以為自己會有一種苦盡甘來的感覺,可是沒有,她只是有些惆悵。

    感覺像是錯過了什么。

    如果沒有發生那場車禍,如果他沒有被調換,說不定他們就不是現在這樣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?!彼∫⊥?,“什么也沒想?!?br />
    陸政慎伸手,將她攬進了懷里,“不需要想,你只要回去跟陸政洵離婚,回到沈家等著。我一定十里紅妝,娶你回家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嫚露回了陸政洵的私宅。

    這幾日,魏美婕一直住在這邊,陸政洵大部分時候也回這里。陸家那邊,暫時沒有過去,即便過去,也只是找老爺子說話,很快就離開。

    壽宴那晚之后,兩個人就一直沒有碰過面,也沒有說過話。

    她回來的有些晚,家里的燈全黑,靜悄悄的。魏美婕想必早就睡下了。

    她走到主臥門口,想了下,還是推門進去。

    “誰?”

    陸政洵的聲音在夜色中響起,緊接著,床頭的燈亮起。

    沈嫚露站在門口,哼笑一聲,說:“怎么?準備不要我這個老婆,跟你那個大學生雙宿雙息?”

    陸政洵見著她,先是愣了愣,而后轉開了視線,“怎么那么晚?”

    “剛跟朋友喝完酒,突然想到我還有個老公,很久沒見了,就過來看看,你是不是在這里?;故竊諛愕那槿松肀??!?br />
    他沒有看她,坐在床上,拿手機看了下時間。

    已經凌晨兩點半了。

    沈嫚露關上門,走過去,在床邊坐下來,目不轉睛的看著他,“一個人睡,那么寂寞么?”

    “你想說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問你啊,一個人睡,不寂寞么?”

    “想離婚?”

    沈嫚露抿了下唇,“你那么想離婚?”

    “現下的情況,你想離婚誰也阻止不了?!?br />
    沈嫚露的視線透過他,看著床頭那一盞燈,喃喃道:“如果我真的要離婚,誰攔得住我?!?br />
    “我答應你?!?br />
    “你是在怕陸政慎?!?br />
    他挑眉,“所以,真的他回來了?”

    沈嫚露揚眉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那正好?!?br />
    “是啊,我終于苦盡甘來,可以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了?!?br />
    “嗯?!彼閫?,臉上沒有什么表情變化,“你可以讓陸政慎不針對我媽么?”

    “你覺得可能么?”

    “就當是我最后求你的一件事?!?br />
    “我為什么要答應你?”

    他抬眼,與她對視良久,“那算了,你想什么時候辦理離婚手續?財產方面,你想要的你就說,我都無條件給你。協議書你去辦吧,辦好了,拿來給我簽字就行?!?br />
    沈嫚露看著他,心里無緣無故冒出一團火。

    她在生氣,這股氣里頭,還帶著一點難受??傷幌氤腥?,她咬著牙,猛地揚手,狠狠一巴掌甩在他的臉上,“我要你的命,你給不給??!”
中国女篮亚洲杯赛程 时时彩龙虎刷流水技巧 龙虎输五赢六什么意思 pk10赛车345678技巧 广东11选5技巧稳赚万能 看牌抢庄牛牛 新时时任选 黑马全人工计划网页版 羽毛球比分直播赛果 组六复式稳赚法 牛牛怎么玩才能赢钱 北京时时诀窍免费群 骰子单双最合理的下法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 keno稳中方法 北京pk赛车139开奖历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