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特一肖期期免费公开:第270章 一封信

一秒記住【3Q中文網 香港平特一尾高手论坛 www.fpwcf.icu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大喜之日,上官家的莊園人來人往。

    而萬眾矚目的南宮昱也終于到了。

    他帶著伴郎團和南宮家的幾個長輩,笑盈盈地來了。

    雙方人馬在門口碰面,南宮家的長輩恭恭敬敬,放低了姿態。

    南宮昱也很客氣,不過他天生高傲,面對上官家也沒有卑微之態,只是彬彬有禮地握手。

    上官家同樣客氣,上官鴻升握著南宮昱的手哈哈一笑:“江北出人杰啊,南宮少爺,請進吧?!?br />
    “謝上官老爺?!蹦瞎盼⑽⑼溲?,帶著人進去,雙方都十分友好。

    就連一直黑著臉的上官奕都勉為其難地笑了笑,在大是大非面前他不會不懂禮數。

    一行人進入會客廳入座,在愉快的氣氛中閑聊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們要等待吉時,吉時一到,南宮昱就將接走千笠。當然,并不是牽著手接走,而是由上官家的人帶著千笠跟南宮昱走。

    南宮昱依然見不到千笠的,只有到了結婚那一天才能見到。

    “上官家主,還有各位長輩,我敬你們一杯?!蹦瞎哦俗啪破鶘?,他顯得有幾分興奮,跟平時的淡漠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縱然是他這種少年梟雄,面對心愛的女人也會失了方寸,他現在是真真正正想敬酒,感謝上官家將千笠許配給他。

    “南宮少爺客氣了,我們兩家合作是天作之合,如你跟我女兒一般?!鄙瞎俸梟藶餑瞎諾奶?,南宮昱可以不卑微,但禮數一定要到位。

    一行人喝了酒,氣氛就更加和諧了。

    上官奕忍不住開口:“父親,該說說楚源的事了吧?”

    上官奕一直在等,但上官鴻升沒有主動提起。

    “楚源?上官少爺,你認識楚源?”南宮昱放下酒杯,嘴角依然帶笑。

    上官奕看了自己父親一眼,見父親沒有阻止當即開口:“自然認識,你們南宮家太不小心了,讓楚源混進了伴郎團?!?br />
    “嗯?”南宮昱顯得有些詫異,而朱子軒等一干伴郎面面相覷,他們聽不懂上官奕的話。

    “那個韓峰就是楚源?!鄙瞎俎壤湫α艘簧?,他既要坑楚源,也要責難南宮家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一眾伴郎大驚,南宮家的長輩們也失色。

    他們不怕楚源,但楚源就是韓峰?他竟然混進了伴郎團送聘禮—敵人都走到臉上了,他們還沒發現!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我就說韓家怎么突然多了個少爺!”朱子軒站了起來,咬牙道:“南宮少爺,昨天我們也收到消息,韓峰壓根沒有送聘禮,他找人頂替了,韓家真是找死!”

    毫無疑問,韓家已經跟楚源結盟了,楚源在戲耍南宮家。

    南宮昱昨天就知道韓峰沒有送聘禮,但他并不知道韓峰就是楚源。

    “有趣,我邀請楚源來參加婚禮,本以為他不敢來,沒想到提前來了,還給我當伴郎了?!蹦瞎拍α似鵠?,他眼中流淌著殺氣,但笑容依然溫和。

    上官鴻升暗贊,這南宮昱不愧是江北王,比他父親還要沉穩幾分,將來必定大有作為。

    “一點小事而已,耽誤不了正事,南宮少爺不必放在心上,免得壞了心情?!鄙瞎俸梟?,又喝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“上官家主所言極是?!蹦瞎判ψ諾閫?,也喝起了酒,壓根不把楚源放在心里。

    酒過三巡,良辰吉時終于到了。

    莊園里更加喧嘩了,因為上官千笠要“出門”了。

    上官家的女眷都圍在木屋外,請千笠上車,要跟隨南宮昱去坐私人飛機了。

    南宮昱遠遠看著木屋,那邊都是人,看不見千笠在哪里。

    南宮昱巴不得過去見千笠,但他要維護形象,因此只是微笑地看著,眼中的愛慕和迷戀都隱藏得很好。

    上官鴻升和上官奕則親自過去送千笠,將千笠送進了花車。

    之后的事情就簡單了,千笠在上官家女眷的陪伴下去坐私人飛機,上官鴻升和上官奕等重要人物則在婚禮那一天再去江北。

    一番折騰,車隊出發,南宮昱已經上車,他親自開車,心情激蕩地去臨時機場,千笠就在后面的車上。

    王子軒坐在副駕駛座,他能看出南宮昱的喜悅,不然也不會親自開車的。

    “南宮少爺,恭喜你了,迎娶了上官小姐,跟京城大族聯婚,往后平步青云,不可限量?!蓖踝有鈉鷴砥ɡ春斂緩?。

    南宮昱輕輕一笑:“子軒,都是自己人,不必客氣?!?br />
    王子軒暗喜,自己得到南宮昱的信任了。

    “好,南宮少爺,你安心結婚,我幫你解決楚源!”王子軒要效忠了。

    提到楚源,南宮昱的笑容收斂了一絲,他露出厭惡的表情來:“他真像一只臭蟲,到處蹦跶,這樣的人不配當我的對手?!?br />
    南宮昱已經不屑與楚源為敵了。

    楚源假裝伴郎來上官家,無非是為了跟上官家拉關系,結果顯然失敗了。

    “他若正面跟我作對,我還有點興趣,結果凈搞些小動作,叫人笑話?!蹦瞎乓⊥?,不屑之態顯而易見。

    王子軒哈哈一笑:“南宮少爺,你要明白,楚源一點底牌都沒有,他不搞小動作能怎么辦?我倒覺得挺有趣,不如好好玩玩他?”

    南宮昱不太感興趣:“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“咱們干脆假裝不知道韓峰是楚源,讓楚源繼續當伴郎,讓他參加婚禮,到時候當面揭穿他的面目,讓江北大族,還有前來賀宴的大勢力們都瞧瞧他江州王的狼狽丑態!”王子軒越說越興奮,似乎這樣玩弄楚源很嗨一樣。

    南宮昱好笑:“子軒啊,也就你有這種心思了,那你慢慢玩吧?!?br />
    “好勒,看我不玩死他!”

    半小時后,私人飛機起飛,載著南宮昱一行人,還有上官千笠一行人,飛往江北。

    楚源站在維多利亞酒店最高層,負手眺望遠方。

    洪權嘆氣:“少爺,你也見不到上官家主啊,而且你的身份恐怕暴露了,上官家或許會告知南宮昱的?!?br />
    洪權憂心忡忡,這一趟他和楚源都毫無收獲,反而暴露在了危險之下。

    楚源卻是回頭一笑:“一切都在掌握之中,既然上官家不待見我,那我也就不客氣了?!?br />
    “少爺你還有什么法子?”洪權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楚源笑而不語,他披上外套,抓起了一封信,慢悠悠地下樓去了。

    信是他回酒店后寫的,裝在了信封里面,信封看起來有點沉,里面不僅僅只有一封信。

    片刻后,楚源走入了酒店附近的偏僻小巷,“召喚”狼女了。

    狼女在后方現身,她插著手,跟個小混混似的。

    不過她著實有氣質,雖然看不清臉,但一舉一動都特別帶感。

    “小狼崽,你把上官家的莊園研究透了嗎?”楚源詢問,狼女去過上官莊園后就很有興致,她怕是一直在研究怎么攻破莊園的防御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狼女反問,黑帽下的眸子靜靜地看著楚源。

    “我想把這封信送給上官家主,你能把它放在上官家主的床頭嗎?”楚源將信封遞了過去。

    狼女伸手接過:“試試?!?br />
    她言簡意賅,轉身就走。

    楚源笑了笑,看來狼女已經搞定了上官莊園,殺人可能有點困難,但送信還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夜色漸深,整座城市華燈初上,上官家也燈火通明。

    上官鴻升沐浴過后,早早躺下了。

    作為一家之主,他必須休息好,所以每天都睡得很早。

    不過睡到了半夜,他感覺屋里有人,這是他作為掌權者的第六感,迷迷糊糊中的第六感。

    一瞬間,他強迫自己醒來,手已經摸到了枕頭下的短刀,另一只手則開了燈。

    豪華的臥室里一片寂靜,窗外有寒風拂過的聲音,并沒有人。

    上官鴻升皺了皺眉,自己今天是太累了嗎?

    他松開短刀,呼著氣躺下。

    但這一刻,他看到了一封書信,就在他枕頭邊!

    上官鴻升猛地一驚,再次抓緊短刀,死死盯著那封信。

    “請上官家主親啟—楚源”。

    書信上有這么一行字,令得上官鴻升瞳孔縮了縮。

    楚源?

    上官鴻升再次環顧四周,隨后他下床叫來了自家的頂級殺手,將臥室和別墅都排查了一遍,但沒有找到任何外人的痕跡。

    楚源的書信仿佛憑空冒出來的一樣,詭異之極!
极速时时有官方的吗 骰子单双最合理的下法 北京pk10技巧规律破解 pk10如何学会看走势 北京pk10赛车走势教程 双色球复式投注多少钱 pk10最牛计划软件下载 时时彩五星一码不定位万能码 吉林快三单期计划软件 下载麻将游戏免费四人 三公的口诀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现场 北京快车pk10走势图 时时彩五星双胆稳赚法 彩票站点申请 旺彩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