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平特一尾高手论坛 > 農門辣妻喜耕田 > 第683章 大不了就殺幾個人罷了

盛世平特论坛4998:第683章 大不了就殺幾個人罷了

作者:可樂雞翅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一秒記住【3Q中文網 香港平特一尾高手论坛 www.fpwcf.icu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第683章 大不了就殺幾個人罷了

    且說潘延生揣著一肚子氣回了一墻之隔的家里。

    已經重新梳洗過換了身衣裳的邢芷急急迎了上前,問道:“他們怎么說?”

    潘延生沒有吱聲,而是陰沉了臉在屋子里的椅子里坐下,目光怔怔的盯著地上的青磚出神。

    邢芷得不到回答,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,繞著潘延生直打轉,“你到是說句話??!這什么也不說,到底是個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去把文元給我喊過來,我有事吩咐他去做?!迸搜由檔?。

    邢芷張嘴便要拒絕,卻在對上潘延生陰鷙看來的目光時,一個瑟瑟,點頭道:“好,我這就去喊文元?!?br />
    不多時,文元跟著邢芷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你去趟寶石橋梁家,把梁家的當家的請到了前面一條街的匯茗軒,就說我在那里等他?!迸搜由檔?。

    不想,文元卻是為難的看了潘延生,說道:“爺,今天是年初一,匯茗軒關門歇業,要到年初八才開張?!?br />
    潘延生眉頭頓時擰得能擠出水來。

    頓了頓,他突然站了起來,自言自語的說道:“那就只能我親自去一趟梁家了?!?br />
    話落,拔腳大步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邢芷不知道,怎么好端端的潘延生突然想起來要去梁家。

    她下意識的便跟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你跟出來干什么?”潘延生步子一頓,沒好氣的對邢芷說道:“找人去買副板子,把玉蓉先收斂起來?!?br />
    “為什么要收斂起來?”邢芷揚聲喊道:“玉蓉是死在她們府里的,我回頭就讓人抬到他們府上去?!?br />
    潘延生心里一直憋著的那口怒火再也控制不住,恰在這時文元已經牽了馬匹過來,他想也沒想,一馬鞭對著邢芷就抽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??!”

    邢芷驚叫著往旁邊躲了躲,總算是她躲閃得及時,那一馬鞭從耳邊錯過,落在了她的背上,可就算是如此,也是痛得她當即就哭出了聲。

    潘延生馬鞭指著邢芷,一字一句的說道:“我看你是讓我縱得連最其碼的規矩都不知道了?!被奧?,轉頭對一旁牽著馬的文元說道:“你回去和夫人說一聲,讓她在府里找個婆子來教教規矩?!?br />
    文元不敢有違,連忙應是。

    邢芷一瞬間如被雷劈,她怔怔的看著縱身躍上馬背的潘延生,眼見潘延生一甩馬鞭便要離開,想也不想的便上前扯住了他身下的馬鞍,“我不要學規矩,我早就和你說過的,我就是這樣的性子。你從前不嫌棄,現在……”

    回答她的是,潘延生再次高高舉起的馬鞭。

    邢芷嚇得當即松了手里的馬鞍,潘延生一夾馬腹,棗紅馬當即篤篤的朝前跑去。

    文元也跟著一陣風似的跑開。

    邢芷怔怔的看著敞開的大門,整個人抖得像片風中的落葉。

    事情,怎么就會成了這樣?

    不,不,不,她不能坐以待斃,她得想個法子。就算她沒了好果子,她也絕不能讓旁人得意了去!

    不多時,邢芷一咬牙,抬腳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墻之隔。

    因著一夜未眠,不論是穆東明還是顧文茵都已經很疲憊了,顧文茵和燕歌簡單的做了幾個菜,隨意吃了幾口后,便雙雙歇起了午覺。

    只是,顧文茵心里裝著事,明明已經困得厲害,可躺得半邊身子都僵了,還是遲遲不能入睡。耳聽得身側穆東明發出均勻的呼吸聲,顧文茵輕手輕腳的爬了起來,穿好鞋,撩起帳子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宅子太大,人又少,相比于別人的家的熱鬧,這里就顯得很是冷清了些。

    顧文茵本想找燕歌說說話,但想著她也是一夜沒睡,這會應該也是在補覺,便沒有去找燕歌,一個人在府里閑逛了起來。逛著逛著,不知道怎么的就來到了昨天的兇案現場,嘴里喊了聲“晦氣”正想著轉身便走,不想眼角余光處,卻見到花樹掩映間露出一抹袍角。

    “誰,誰在那里?”顧文茵問道。

    “王妃,是在下?!?br />
    話聲落,覃宵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顧文茵再沒有想到,竟然會是覃宵在這里,一瞬的怔忡過后,不由問道:“你怎么會在這里?”

    “我睡醒了,閑著沒事便四處走走,結果聽何伯說昨天夜里,府里發生了件大事……”

    覃宵沒有告訴顧文茵,他其實昨天夜里就醒了,但因顧忌著穆東明才沒有現身。后來想著,這事反正有穆東明會處置,便又重新回去睡了,一覺睡醒本相出去走走,結果卻見何伯正拿著柚子葉泡過的水到處灑,便和何伯聊了起來,這才知道,今天潘延生登門了。

    “王爺,他打算怎么處置這件事?”覃宵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事,怕是要驚動官府?!憊宋囊鶿檔?。

    覃宵聞言,擰眉道:“怕是不妥?!?br />
    顧文茵不由看向覃宵,“怎么不妥?”

    覃宵苦笑著說道:“潘延生到底是陽州府的地頭蛇,整個陽州府,怕除了都司外,就沒有不和他交好的官員,這事真要驚動了官府,吃虧的只有你們?!?br />
    顧文茵默然不語。

    這也正是她擔心的,有道是強龍不壓地頭蛇。

    穆東明的身份本就敏感,若是在這個時候被揭開來,有心之人肯定會加以利用,到時他們怎么辦?是吃虧,還是揭竿起義?兩者都不是她想要的!這才是她困勢在擾著她,讓她翻來覆去都睡不著的原因。

    但顧文茵肯定不會把這擔憂告訴覃宵,相反,她似笑非笑的睨了覃宵說道:“怕什么?不是有你在嗎?天子近臣!別說只是區區幾個陽州官員,便是八品巡案督察御史見著你,也得彎腰行個禮不是?”

    覃宵頓時瞪大了眼,半響,怔怔道:“王妃,你不會是想讓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愿意?”顧文茵問道。

    覃宵連連搖頭,“我當然愿意,只是……”覃宵苦笑著對顧文茵說道:“只是,我皇命在身,且又不受王爺歡迎,這馬上就要走了!”

    顧文茵哼了哼,知道覃宵這是在借機和她談條件!

    只是,覃宵顯然錯過了什么。

    顧文茵擺手道:“既然這樣,那就不為讓覃護衛為難。好在,我這手里還有把尚方劍,真要到了魚死網破的地步,大不了就殺幾個人罷了!”

    覃宵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