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平特一尾高手论坛 > 老公寵妻太甜蜜 > 卷四 顧家那些事(15)

平特致富之窗:卷四 顧家那些事(15)

一秒記住【3Q中文網 香港平特一尾高手论坛 www.fpwcf.icu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“我也覺得不可能?!?br />
    黎媚柔著聲音說道,“可事實上,黎落真的還在那里,而且她的經紀人還打算捧她?!?br />
    “鞍明,不定是黎落爬上誰的床,找了個厲害的角色?!?br />
    “厲害的靠山?”許鞍明不屑,比得過他嗎?

    不過是有些錢的老男人,和他根本不在一個層次。

    “鞍明,我知道你心里是喜歡落落的?!崩杳目醋判戇懊韉拿嬡?,說道。

    許鞍明沒有回答,他表示默認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那種不識趣的人?!?br />
    黎媚早就看出許鞍明對黎落有意思,就算他們已經在一起。

    像許鞍明這樣的公子哥,身邊多得是漂亮女孩子,對自己得不到的,反而惦記著。黎媚現在是上位了,但是得擔憂著許鞍明會不對自己厭煩。

    她想來想去,覺得成全許鞍明和黎落是個好法子。

    而且黎落被她設局送人過一次,不是什么干凈的貨,在許鞍明玩膩她,一定會把她給拋棄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不擔心黎落還能從自己手里搶走許鞍明,她還要利用黎落把許鞍明牢牢地抓在手里。

    “落落之前是氣我和你在一起,她的心里肯定是有你的?!?br />
    這話,許鞍明認為是對的。

    他這么優秀,黎落能從哪里找到比自己好的?那個小白臉嗎?長得比他好看,可是能比他有勢力有錢嗎?

    “鞍明,不如讓我和落落一塊跟著你?!?br />
    “古代就有娥皇女英,我們兩個是堂姐妹,也可以的?!?br />
    黎媚說的話,許鞍明不可能不動心。

    “媚媚,你心里真這么想的?”

    黎媚微笑地點頭,手指輕輕地劃在許鞍明的胸口,許鞍明利用自己的勢力對付黎落,并不完全是為她出氣,是因為他想讓黎落落魄,然后回頭求他。

    “鞍明,你高興就好?!?br />
    黎媚柔著聲音說道。

    許鞍明勾起嘴角笑笑,他伸手捏住她的下顎,“我就喜歡你這份乖巧懂事?!?br />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黎媚應著,踮起腳尖吻住許鞍明的雙唇,許鞍明更發激動,摟著她的腰吻起來。

    黎落從學校出來,接到黎媚的電話,和她說對不起。

    黎落聽著黎媚的聲音就惡心,沒給黎媚機會說什么,就直接把電話給掛了。

    她才沒空和黎媚扯什么。

    道歉?

    她上次和韓越鈞睡在一起,很可能是黎媚搞的鬼,要不是手里沒有證據,早去和黎媚面質了。

    不過,事情已經發生,她不急著,得找足證據,反擊回去。

    晚上,黎落找好了餐廳,等著韓越鈞過來吃飯。

    說好的五點,韓越鈞比他們說好的時間遲了一個小時。

    黎落打了電話過去,他沒有接,索性一個人點了菜,邊刷手機邊吃起來。

    她找的是家火鍋餐廳,隔壁的餐桌都是三四五個人,最少也是二個人,唯獨她一個人自在地刷手機吃火鍋。

    在她進來沒多久,外頭下起雨來。

    黎落看看沒有打通的電話,看著外頭的大雨,心想著他應該不會來了。

    等著她吃得差不多的時候,店門被推開,她抬起頭看到一張帶著霧氣的面容映入眼底。

    黎落沒有想過韓越鈞會再來,他就算沒有來,她也不會覺得有什么。

    朋友間吃個飯,遲到失約很正常。

    可是看到韓越鈞出現的時候,她的心莫名地停住了,那一瞬間,四周變得安靜下來,她的眼里只有他一個人。

    到了后來,黎落和韓越鈞真的在一起的時候,韓越鈞問她什么時候喜歡自己。

    是不是被他睡了的第一次,就迷戀上她!

    黎落說不是。

    對韓越鈞真的有感覺,從心里有了他的人影,是他撐著傘走進店里。

    喜歡一個人,那是一種感覺,感覺來的時候,都對了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?!?br />
    韓越鈞坐在黎落的對面,歉意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臨時送來一個病人,忙到現在?!?br />
    黎落想到這點了,她見打不通韓越鈞的電話,就料到他可能被病人拖住了。

    “沒事?!?br />
    黎落搖搖頭,她把菜單遞給韓越鈞,“你看看還有什么要吃的?!?br />
    她說的時候,看看桌上剩下的菜,“這邊還有豬腦、牛肉?!?br />
    “都可以?!?br />
    韓越鈞加了幾個菜,笑著看著對面的黎落。

    他一早知道今天的黎落心情會很好,所以發她短信約吃飯,沒想到自己被手術耽擱了,過來吃了。

    “你做的是什么手術?”

    黎落被韓越鈞看得不好意思,找了話題,問道。

    “嗯,車禍?!?br />
    “病人的頭部撞擊到車前玻璃,有大玻璃插進他的腦袋里,需要我們開顱取出玻璃?!?br />
    黎落聽著韓越鈞的話,目光落在他的筷子上,他這會夾得正是豬腦。

    韓越鈞倒不在意,他笑笑,“學醫的要是太在意,恐怕不能吃葷的?!?br />
    “我開始到醫學院看尸體的時候,中午吃飯的時候看到肉還真的一口都吃不下,后來也就習慣了?!?br />
    “哦?!崩杪溆Φ?。

    “我原先沒想過當醫生?!焙驕⑾衷誒杪涿媲八芮崴?,會不自覺地找話題去聊,而且氛圍輕松愉悅。

    “當醫生太苦了?!?br />
    他說著,朝著黎落笑笑。

    “確實是?!崩杪淶閫?。

    “那你為什么當了醫生,是因為家里嗎?”

    “嗯?!焙驕檔?,“我爸給我兩條路?!?br />
    “要不當醫生,要不做買賣?!?br />
    “那還是當醫生好?!?br />
    黎落覺得韓越鈞說的“買賣”就是開店什么,開個小店辛苦不說,不一定賺的比醫生多。

    “我也覺得?!焙驕硎駒尥?。

    “我本來想啥都不干?!彼旖塹男σ飧?,他是有這個資本。

    就是什么都不干,韓家顧家也能養他一輩子,只是兩家都不會養廢人。

    “現在挺好的?!崩杪浣庸幕?。

    韓越鈞點頭,是的,他很喜歡現在的工作,雖然累但是充實。

    “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很美好?!?br />
    韓越鈞加了一句話,這話說到黎落的心里去。

    她看著他,對這個好看又老是嬉皮笑臉的男人多了份好感。

    人生在世,短短的幾十載,找到一份自己喜歡的事情,一直做下去,這種感覺真的很美好,不是為了能有多少成績,而是不讓自己虛度光陰。

    兩個人坐在一起,一句句地聊著,不知覺地又吃了一個小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