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平特蓝:第827章 歷史遺留問題

作者:左右言它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一秒記住【3Q中文網 香港平特一尾高手论坛 www.fpwcf.icu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女人們一開始還有拘謹,后來有宮裝婦人帶頭,一個個都打開了話匣子。除了盡可能說一些過去的事情,來取信冷漠雪之外,自然也少不了一些傾訴和哀怨。張南在房檐上聽著,漸漸也理清了脈絡。

    被圣殿流放的人,遠不止眼前這二十幾個女人。當年因為第一圣女誘拐事件,圣殿直接裁撤了一個機構,縹緲宮。

    縹緲宮的成員基本都是女人,作為培養圣女的專職機構,一度是圣殿里最具權勢的幾個部門之一。

    圣殿雖然對外是一個整體,但是在內部亦有派系紛爭。比如說擁有二十八宿的星月殿,以及名義上由圣殿殿主直接統轄的圣堂。在圣殿之內,這兩個機構是最大的派系,算是平分秋色。不過在近二十年前,實際上星月殿,圣堂,縹緲宮這三足鼎立。

    后來由于第一圣女被誘拐,縹緲宮暴露出了許多問題,圣殿的權勢人物們,便借著這個機會裁撤到了縹緲宮。縹緲宮原有的人員,一部分被其他部門收編,一部分就如眼前這些女人一般被流放。

    現在張南和冷漠雪看到的,只是很少的一部分。實際上還有更多的人,分散在穹州各地。

    一般來說,如果是單純被驅逐的話,日子也未必就過的艱難。尤其是穹州的大環境又是男多女少,圣殿的女人各個才貌不俗。即便打不出一片天地,嫁個如意郎君也非難事。如現在冷漠雪片區這些,一個個不是家主夫人,也是地位非凡,怎么看都應該過的不錯。

    可是她們在言語神態之間,卻給人一種十分苦楚的感覺。

    圣殿都不要她們了,可她們還要熱戀貼冷屁股的為圣殿做事,只求能獲取寬恕。很顯然,她們不是對圣殿還存在信仰,而是有不得已的苦衷。

    或許是某些把柄,或許是特殊的禁制,使得她們一生都脫離不了圣殿的控制。雖然沒有一個人說,但張南感覺很可能是后者。

    可越境殺人的圣印,到辨認出冷漠雪的血脈,都可以看出圣殿在武道之外有著相當高明的手段。在體內埋下什么禁制,是再正常不過。而且從這些女人的舉動來看,似乎想寄希望冷漠雪來解決她們的困擾。

    張南原本就沒有因為這些女人是冷漠雪母親的舊部便放松警惕,有了現在這些猜測之后,更是又加了幾分提防。

    簡單的說起來,這就是一個歷史遺留問題。但凡是歷史遺留問題,基本都是聽起來簡單,細究起來復雜。尤其是處理起來,那是相當的麻煩。

    最常見最狗血的路數,便是上一輩的恩怨下一代來償還。尤其是圣女什么的,一般都是抓圣女的女兒。要么是繼承大位,要么是燒了祭天。圣殿顯然不缺后備圣女,萬一冷漠雪落在圣殿手里,后果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如果這些女人是想把冷漠雪帶回圣殿,來進行所謂贖罪的話,那張南可不會憐香惜玉。

    “你們想把我帶回圣殿么?”冷漠雪也猜到了這個可能。

    “小姐莫要誤會?!憊案救肆Φ潰骸暗蹦曄ヅ貌蝗菀撞盤永肽歉齙胤?,我們又怎能讓她的女兒再重蹈覆轍??鑾沂サ釤趼裳峽?,小姐若是落到他們手中,必然兇多吉少?!?br />
    “那你們找我作甚?”冷漠雪道:“總不會只因為我母親的緣故,便想與我見見面那么簡單吧?還是你們想通過我,找尋我的母親?”

    “小姐,您也不必試探?!憊案救艘徽罌嗌骸拔業冉災?,圣女早已不在人世了?!?br />
    冷漠雪看似表情依舊,可只有張南能看到,她的身軀在微微顫抖。

    從小到大,冷漠雪幾乎沒有母親的記憶。但是也從來沒有人說過,她的母親已經不再人世。即便冷漠雪足夠理性,可但凡有一絲可能,她都不愿意往那方面想。

    宮裝婦人凄聲道:“我們這些人,都接受過圣光祝福。雖然如今被流放,可依然不可能擺脫圣殿的控制。只要圣殿愿意,千萬里之外也能要了我們的性命。圣女是圣子之體,不會有咒殺之危。但她既然生下了你,圣子之體自破,必然是難逃一死?!?br />
    冷漠雪還是沒有說話,但身軀抖動的越發明顯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所謂的圣光祝福,更像是一種禁制詛咒。只要背叛圣殿,便會遭受懲罰。宮裝婦人沒有明說,但意思任誰都聽的明白。冷漠雪的母親本來可以活下去,但為了生下她,才失去了?;ぷ約旱畝?。

    張南伏在房檐上,拳頭攥的關節發白。

    冷漠雪是因為母親的事情心神震顫,而張南則是為冷漠雪心疼。

    作為劍樓千金,冷漠雪除了在武道方面的瓶頸,從來沒有背負過任何東西??衫瘩分荻潭碳岡?,先是林青青與納蘭紫霜因她重傷,現在又知曉了自己的身世。沉重的壓力從無到有,完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。

    這也就是冷漠雪還能挺住,換意志薄弱一些的,一下知道那么多事情,連續遭受打擊,只怕早就崩潰了。

    “你們告訴我這些,究竟想做什么?”冷漠雪心中很痛,但意識依然清醒?;蛐碚悄切┨弁?,讓她的頭腦前所未有的清明。

    “圣光祝福并非不可解?!憊案救說潰骸靶〗閿興恢?,所謂的圣光祝福,實際上圣殿養的一種圣甲蟲。母蟲在圣殿,蟲卵隱在我們的血脈之中。只要給母蟲下令,蟲卵便會孵化,以此傷人性命。蟲卵不可祛除,但母蟲可以取代……”

    宮裝婦人頓了頓,硬著頭皮道:“圣女的血脈里,有母蟲的蟲卵。只要您將蟲卵孵化,便可取代圣殿的母蟲,讓我等拜托圣殿控制?!?br />
    張南在那聽著宮裝婦人訴說,只感覺渾身的不自在。

    聽起來很像是傳說中的蠱蟲之類,但不管是什么,在身體里孵化蟲子,想起來就不自在。

    不過話說回來,這些女人也等同在賭博。因為即便冷漠雪同意,她們從圣殿那里獲得自幼??墑導噬弦蛔?,性命就等于落入冷漠雪的掌控。

    當然,這不意味著冷漠雪就能撿多大便宜。

    這些事情都是宮裝婦人再說,到底是真是假還無法判斷??鑾壹幢閌欽嫻?,讓冷漠雪孵化出什么母蟲,到底有沒危險,誰都說不好。

    比如說,如果是完全繼承當年的薛圣女,那冷漠雪一旦將母蟲孵化出來,就要承擔以前薛圣女要承受的危險。

    如果是換成張南的話,這件事肯定要慎重對待。比如暫時安撫下這些女人,做過調查之后再做決斷。以張南對冷漠雪的了解,或許不會像張南處理那么圓滑,卻也不會沖動??墑塹閉拍獻⒁獾嚼淠┑難凵?,卻不由得生出一陣不安。

    似乎冷漠雪,有自己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怎么做?”冷漠雪用很平淡的口吻道:“孵化所謂的母蟲,應該不是什么簡單的事情才對?!?br />
    “的確不簡單,那意味著您要與圣殿公開為敵?!憊案救撕推淥私換謊凵?,再一次納頭拜倒,齊聲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希望小姐重建飄渺宮,讓我等姐妹有安身之所,讓圣殿不再一手遮天?!?br />
    “好?!崩淠┑潰骸拔掖鷯??!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