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又平特卖:第810章 無間道計劃

作者:左右言它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一秒記住【3Q中文網 香港平特一尾高手论坛 www.fpwcf.icu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白云飛完全可以預見,只要他把張南“真實身份”的消息帶回去,白家內部肯定要掀起一場風暴??刪馱詘自品捎切擬瑋緇姑壞然丶業氖焙?,一個風暴就已經砸到了他的頭上。

    “您剛才說什么?”白云飛猛抬起頭。

    張南說了幾句話,可白云飛正在走神,一時沒有聽清??杉幢閎绱?,白云飛也感覺貌似聽到很不妙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圣殿的暗樁的最高負責人在黑龍府,我已經拿到了接頭信物?!閉拍系潰骸拔易急敢遠慫薜納矸?,去和暗樁接觸一下?!?br />
    之前奎木狼與婁金狗沒有說有幾個暗樁,這種事他們也未必清楚。但有一點可以肯定,暗樁的最高負責人,十有八九就在黑龍府。

    以堂堂二十八宿的身份,不是隨隨便便什么小嘍啰便能應付的。更何況奎木狼和婁金狗此來圖謀又大,一般的外圍成員也幫不上忙。即便不是特務頭子,也得是高級特務。

    張南的打算,便是“自降身份”,玩一出無間道。屆時順藤摸瓜,把圣殿在穹州的枝枝蔓蔓,全部給挖出來,徹徹底底的挫骨揚灰。

    宿主之仇,不共戴天。不管根源是不是樓主那老不休拐帶人家圣女,威脅到宿主的就是不行。這不是講不講道理的問題,而是系統叔叔最大的存在意義??鑾揖退憬駁覽?,圣殿也不是什么好鳥。

    張南是干勁滿滿,可白云飛卻快瘋了。

    他當然希望把圣殿在穹州的力量都清除出去,臥底計劃本身也沒什么問題??墑?,臥底的人選有問題,大問題。

    要知道,直屬圣殿的暗樁不會太多,更多是借助各大世家的力量來做事。如果是一個正常人去做臥底,必然只會對付那些暗樁,而不可能把那些世家也一勺燴進去。

    但張南不一樣,如果由他來做,根本不可能花那個心思去甄別。只要有牽扯有瓜葛,他一個都不會放過。

    張南是什么人,白云飛知道了。張南的行事風格,白云飛也領教了。這么個來頭巨大,搞事又不嫌事大的家伙去做臥底……

    太長遠的事情,白云飛不好確定。但張南要去接頭的黑龍府,只怕用不了多久,便會步天風府的后轍了。而且可以肯定是,黑龍府不會是第一個,后面非有可能牽連進來更多。

    穹州世家雖然各有興衰,但大的勢力格局并無太大變化??燒拍險餉床蠛徒?,天知道獎勵會發生什么。

    雖然禍害的是別人,但白云飛深知白家也不會舒坦。作為張大前輩的盟友,白家非但不能獨善其身,甚至還得主動的積極的去幫著掃尾擦屁股。否則的話,一個不留神,白家就會萬劫不復。

    面對干勁滿滿的張南,滿心糾結的白云飛沒有勸阻。不是不想,而是知道勸也沒用。與其在這里費口舌,還不如早點回去商量對策。

    進行一番商談之后,白云飛返回北海白家去報喪,而張南則先回了趟天風府,帶上冷漠雪轉道去黑龍府。

    無間道肯定是有危險的,張南一度考慮自己去,把冷漠雪留在天風??勺邢縛悸侵?,還是改變了主意。

    天風府現在乍一看好像成了張南的地盤,可實際上并不安全?;ㄇб端淙豢此瞥擠?,但張南并不能完全信任她。松之青和她搭班子沒問題,但要是把冷漠雪留在那,張南這心里還真是不踏實。相對于托付給別人,還是放在身邊更加安全。

    再者,無間道臥底,兩個人也比一個人更合適。

    圣殿的殺手外出行動,從來都是兩人一組,即便連二十八宿那樣的存在都不例外。張南如果自己一個人,多多少少也算一個破綻。冷漠雪恢復傷勢之后,已經順利破境通法,現在已然是六境武者。雖然六品的武決才剛剛兌換,但自保能力也有一些。

    反正現在系統升到六級,有了宿主儲存功能。如果遇到什么危險,張南可以隨時把冷漠雪塞起來。

    除了這些,張南更是站在冷漠雪的立場上考慮。

    林青青和納蘭紫霜先后出事,可以說算她們都是為冷漠雪擋了災。這對于孤傲高冷的冷漠雪而言,是難以承受的精神重擔。如果不讓她做點什么事情,冷漠雪即便不會瘋掉,也難免落個抑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龍府。

    “黑龍府的感覺很不一樣啊?!?br />
    走進黑龍府府城,張南四下觀瞧,饒有興致。冷漠雪女扮男裝,跟在張南身邊。

    來到東帝穹州之后,張南沒領略到太多的異域風光。不管是建筑還是風俗,都和北域青州沒多大差別。但進了這黑龍府城,卻明顯的有了差異。

    相對于湖陽郡和天風府,黑龍府城建筑都顯得十分厚重。比如拿院墻來說,街邊最普通的院墻,也是天風府院墻的兩三倍厚。房屋的廊柱都十分粗大,門窗也是一看就特別結實那種。而且也沒有太高的建筑,入目所及之處,最高的也就是三層的酒樓。

    “這地方倒是挺有趣的?!閉拍掀婀值潰骸懊髏魍Ψ被?,人看著和其他地方也沒什么不妥,可怎么建筑風格這么奇怪。漠雪,你覺得是為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這里地勢不穩,常有地龍翻身?!崩淠┑潰骸霸誒肟旆綹?,松島主曾經告知您這里的情報,我在隔壁房間有聽到?!?br />
    “是嗎?哈哈,我都忘了?!閉拍洗蛄爍齬?。

    “不是忘了,您只是故意找話題和我聊天?!崩淠┑潰骸跋壬?,還是做正事吧?!?br />
    “額……”張南一陣郁悶。

    張南還真是故意和冷漠雪找話說,想轉移轉移她的注意力,免得總是沉浸在林青青與納蘭紫霜的事情上。只是現在看來,似乎比較失敗。

    “好,做正事?!閉拍銜弈?,把從婁金狗那里拿的扇子取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扇子是一個三品靈器,若是在北域青州的城市里,肯定會吸引一些人的目光??墑竊謖舛垴分?,就沒那么顯眼了。

    黑龍府里來來往往有很多武者,五境六境的都很常見。一個人拿著一個三品靈器走在大街上,一點都不顯得突兀。

    張南注入真元,扇子微微閃了一下。而與此同時,城中某處房屋,另外一把扇子也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扇子很隨意的丟在一張茶案上,一個年輕人懶洋洋的靠在旁邊的椅子上,兩只腳也搭在這張茶案上,臉上蓋著一個粉色綢緞帽,正在那呼呼的睡的香。

    “咦?”年輕人似有所感,把帽子從臉上移開,斜眼看上茶案。

    “嘿,果然動靜了?!蹦昵崛撕芐朔?,一骨碌從椅子上坐了起來,帶好帽子,把扇子抓在手里。

    這年輕人長著娃娃臉,眼睛和眉毛都是彎彎的,看起來就很喜慶。穿著一身綠色的錦緞公子袍,帶著個粉色帽子,看上去就跟個富貴人家出來的二缺少爺似的。

    “唔唔唔……”房間里突然傳來一陣嗚嗚的掙扎聲。

    “別叫了!”年輕人轉身走到房間角落,狠狠踢了某人一腳:“老子幫你接頭,你應該感謝才是,還鬧騰什么啊。我告訴你啊,你只要乖乖的,等老子玩膩了,隨時都可以把你放了??贍鬩遣煥鮮?,被人發現,老子就把你剁了喂豬!”

    地上躺著一人,被捆的和粽子一樣,嘴里堵著東西,臉上已經被揍的看不出人樣,腫的豬頭似的。

    那人又嗚嗚了兩聲,不再掙扎。

    “嗯,這才對嘛?!蹦昵崛撕藶?。

    不過年輕人又想了想,把綁住的這人拎起來,丟進床底下,又找了些雜物塞進去,在外面擋嚴實。仔細看了看后,得意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放到這,沒人能找的到。接下來,該去見見那勞什子圣殿的大爺們了。我倒要見識見識,究竟有什么三頭六臂,竟然讓那么多人幫他們辦事跑腿?!?br />
    年輕人正了正他的粉帽子,綠大袍,把扇子往脖頸里一插,雄赳赳氣昂昂的出門了。

    隨著年輕人出門,床底下的人又掙扎起來,心中更是焦急萬分。

    這個祖宗平時不安分就算了,可這次是圣使前來。如果出了什么紕漏,可不是他一人性命,而是整個家族陪葬。

    來人啊,救命,要出大事?。。?!